科普文章

听曹院士说长江“十年禁渔”

  长江是我国第一大河流,也是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的一条生态河流。据不完全统计,长江流域有水生生物4300多种,其中鱼类400余种,特有鱼类180余种。长江曾是中华鲟、达氏鲟、白鲟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乐园,有白鱀豚翩翩起舞的美丽身影,也有江豚拜风的壮观场面,还是“四大家鱼”的天然渔场。 

  1997年至2012年通过长江监利断面家鱼鱼苗的径流量(王洪铸研究员提供) 

  随着经济的发展,长江日渐繁忙,渔业捕捞产量也一度急剧上升。然而,月盈则亏,水满则溢。进入本世纪以来,受拦河筑坝、水域污染、过度捕捞、挖沙采石等因素的影响,长江渔业捕捞产量出现下降趋势,水生生物的生存环境日趋恶化,随之而至的是珍稀物种的灭绝。白鲟、白鱀豚均已消失不见,中华鲟、江豚已达极度濒危状态,“长江三鲜”中的鲥鱼已难觅踪迹,刀鲚被炒为天价,“四大家鱼”资源大幅衰减。如今的长江,水面上人类活动越来越热闹,水面下的生物世界却越来越凋零。  

  为此,著名鱼类学家、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曹文宣院士建议:改当前的阶段性休渔为全面休渔十年,抢救性保护我国最大的水生生物资源库,恢复长江生态。 

  曹文宣院士2007年在长江上游赤水河源头进行野外调查 

  为什么要十年禁渔 

  1、酷捕滥捞导致长江无鱼 

  酷捕滥捞是淡水鱼资源大幅衰减的主要“凶手”之一,不仅削减渔业资源的“存量”,还严重破坏“增量”。水生所考察发现,长江中下游包括两湖流域,渔民使用电捕、“迷魂阵”、人工围堤、密眼网具等违法捕捞行为广泛存在。渔民的渔获物呈现数量少、质量低、幼龄化的趋势。譬如,在与长江相通的洞庭湖,迷魂阵捕捞的渔获物中91%都是50克以下的幼鱼,重量超过100克的鱼仅占捕捞总量的2%。对渔民来说,这些幼鱼太小,只能低价出售作为饲料的原料。这种竭泽而渔的方式对长江渔业资源的破坏是毁灭性的! 

  2、江豚、白鲟等大型珍稀动物无食 

  白鱀豚、江豚、白鲟等大型珍稀保护动物都是以鱼为食的。除了非法捕捞手段和轮船螺旋桨对它们造成伤害外,导致这几种动物消失或数量锐减的重要原因,就是鱼类数量锐减。长江“无鱼”,最直接伤害的就是这些处于食物链金字塔顶端的大型动物。 

  作为长江的旗舰物种,白鱀豚已被宣布功能性灭绝,白鲟已多年不见;江豚仅剩千余头,若再不采取措施,或在15年后消失。旗舰物种不在,长江生态系统危矣! 

  3、天然种质资源库最后保种 

  目前,四大家鱼占我国淡水渔业养殖产量约50%,然而其种质资源质量整体在下降。多代人工养殖导致鱼类种质退化,而长江是“四大家鱼”的天然种质资源库,可为人工繁殖和育种提供优质亲鱼。根据我国“三江”(长江、珠江、黑龙江)“四大家鱼”种质调查结果,长江水系的种质无论是表型还是遗传多样性等方面都是最好的。因此,通过全面禁渔保住长江这个天然种质资源库,恢复长江野生鱼类的自然生态系统,关系到淡水养殖业的发展和未来。 

  4、现行的禁渔期制度存在天然缺陷 

  2002年起实施的每年34个月的禁渔期制度对渔业资源保护起到了一定的效果,然而,由于酷捕滥捞的屡禁不绝,自然繁衍的后代还来不及长大就在3个月解禁后被捕捞。根据水生所科研人员对渔民在开禁后的渔获物进行抽样调查,通过耳石判断大约在648日繁殖出来的鱼,在83日被捕捞上岸。出生两个月就被捕捞,鱼类生长链被打断,现行禁渔期制度的初衷难以实现。 

  此外,目前开展的人工增殖放流活动,往往形式大于内容。放流本应是增殖增产的,但现实情况是,放流的鱼苗不久就可能被捕捞出现在市场上,实际效果大打折扣。而且,增殖放流还存在着影响或改变鱼类种群遗传结构的风险。 

  5、为什么是十年? 

  长江主要的经济鱼类,以四大家鱼为例,它们的性成熟年龄一般为3-5年,连续10年禁渔,有2-3个世代的繁衍,这样有助于长江水生生物资源数量成倍恢复,才能逆转当前长江生态恶化的趋势。对于以鱼为食的江豚等国家重点保护动物来说,禁渔10年也是它们长久生存下来的希望。 

  十年禁渔条件成熟 

  1、禁渔不影响老百姓吃鱼 

  目前,长江捕捞渔业产量低,且多为幼鱼。根据国家渔业部门的统计数据,2011年,我国淡水水产品产量为2695.16万吨,而长江流域的捕捞产量仅129万吨,约占淡水产品产量的5%,其中鱼类85.3万吨、甲壳类25.2万吨、贝类15.9万吨、其他2.5万吨。如果只统计长江干流的话,目前天然捕捞量已降至10万吨左右。 

  因此,禁渔十年,让捕捞渔业退出长江及大型湖泊,一不会影响我国渔业的发展,二不会影响百姓生活对淡水鱼的需求,却能让长江休养生息,渔业种质资源得以恢复,是保护渔业前途的必要手段。 

  2、禁渔不影响渔民生计 

  捕捞收入逐年下降,捕捞业已难以支撑沿江渔民的基本生活。多数地区甚至陷入“资源越捕越少,生态越捕越糟,渔民越捕越穷”的恶性循环,渔民另谋出路、转产转业已是大势所趋。 

  与此同时,柴油补贴政策饱受诟病,不仅不能遏制渔民捕捞,反而鼓励渔民保有渔船。据了解,一条渔船每年柴油补贴达数千元,仅2014年流域内的捕捞渔船油价补贴总额就为11.2亿元。因此,建议取消柴油补贴,将补贴款用作渔民转移安置、转产转业和脱贫致富。 

  根据长江办调查统计显示,全流域现有捕捞渔民6.3万户,渔业人口28万人,劳动力14万人,捕捞渔船约6.2万艘。长江办测算发现,如果按照贵州赤水河的转产转业模式,6.3万户渔民全部实现转产转业花费在100亿元以内。如果分五年实施,柴油补贴约为50亿元以上,剩下50亿按中央和地方11负担,各是25亿元,分摊到五年内,各地新增财政负担非常有限,而渔民的生计问题、贫困问题将得到历史性的解决。 

  十年禁渔曙光初露 赤水河打响第一枪    

  2016年初,习总书记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的讲话犹如一声春雷,随后,各地纷纷采取措施,长江生态保卫战正式打响。 

  2016627日,《经济参考报》7版头条刊发了专访水生所曹文宣院士的文章《长江水生生物资源遭酷捕滥捞锐减  专家建议全面休渔十年“抢救性保护”》,引起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视,并作出重要批示。 

  20161230日,农业部网站发出《关于赤水河流域全面禁渔的通告》,决定从201711日零时起至2026123124时止,在赤水河流域实施全面禁渔10年。长江流域“十年禁渔”终于迈出了第一步。